为什么国际刑警都对此次比特币勒索病毒的罪犯束手无策?

2016年2月的一天,好莱坞长老会医院的护士们发现电脑全都用不了了。所有的文件都加了个莫名其妙的后缀,根本打不开。所有电脑程序也都加了这个后缀,一个也启动不了。挂号只能用纸笔,病历都成了乱码,连手术都不能正常进行。当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,院长阿兰·史蒂芬涅克(Allen Stefanek)接到了一个陌生的通知:给我1万7千美元,不然你们的医院就得关张

史蒂芬涅克院长犹豫了一个多星期,还是选择了交钱。好莱坞长老会医院所经历的勒索并不稀有。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用户报告自己的电脑曾被黑客锁住,只能交赎金了事。这种黑客攻击被人们叫做“网络勒索”,黑客们使用的软件也有一个名字,叫做Ransomware。

“面具脸”和“拼图”病毒

Ransomware的定义很枯燥,我们不如直接举一个例子:

小明在情人节收到了一名陌生人的邮件,邮件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叫做“拼图”的附件。小明兴高采烈地打开了这个“拼图”,然而这个叫做“拼图”的东西并不是节日礼物,而是一个Ransomware。

(“拼图”Ransomware的典型窗口)

上面就是大名鼎鼎的Ransomware—-“拼图”(Jigsaw)。打开以后是一个黑色背景的窗口,窗口正中心是一个电影《电锯惊魂》里的面具脸。绿色的勒索信息会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,它用《电锯惊魂》的口吻给小明写道:

“我想跟你玩一个游戏,我来解释一下游戏规则:你的文件正在被一个一个地删掉,照片、视频、文档…… 不过不要担心,只要你合作,它们就不会被删完。你的文件都已经被加密了,你一个也看不了。每个小时我会删掉一些,删掉的速度越来越快。如果你关电脑,再次打开的时候我就删掉1000个文件,如果你关掉我,你的文件就会被永远加密。只有我能把文件还给你。现在,我们来玩这个游戏吧。”

小明赶紧打开自己硬盘里的电影文件夹,发现所有的片子都被加上了一个“.fun”的后缀,根本打不开。不仅是电影,自己写的日记,照的照片,玩的游戏,一个也打不开。

窗口的左下角是个倒计时,开始是一小时,每次归零就会删掉一些文件。每删一次,下一次删的数量就会增多。每小时被删的文件指数增长,用不了几天电脑就啥也不剩了。

当然黑客不是为了玩这个“删文件”的游戏,而是要钱。小明一开始还挺强硬,可文件都丢了怎么办?我这电脑花了几千块钱买的,这么着不就没法用了吗?红色的倒计时让小明的心脏一蹦一蹦的,而小明渐渐地陷入了绝望。过了几分钟,小明终于服软了。他按照黑客的指示,买了23美元的比特币,汇给这个陌生人。

小明事后报了警,可比特币无法追踪,警察根本抓不着凶手。小明回家打开电脑,发现面具脸的窗口终于没有了,可是自己的文件也全删没了。

(Ransomware“拼图”的各种变体)

这个名为“拼图”的勒索软件主要肆虐时间是2016年,它有很多不同的变体,比如被劫持文件的后缀不一定是”.fun”,还有.gefickt, .uk-dealer@sigaint.org, .paytounlock, .hush, .locked, .payrmts, .afd, .paybtcs, .fun, .kkk, .gws, 和.btc. 背景也不一定是《电锯惊魂》的面具脸,还有弄成一群头盔制服党的,还有搞出电影《V字仇杀队》的,还有扮成游戏“杀手47”的。“拼图”勒索软件要多少钱的都有,比较多的是要150块钱。“拼图”还走上了国际化道路,除了英语以外,还非常贴心地加上了西班牙语、法语、俄语等多国语言。好消息是这个臭名昭著的“拼图”终于被破解了,网上不仅有破解教程,还有一个破解软件“Jigsaw decrypter”。

像“拼图”这样的Ransomware还有很多很多,长相也各不相同,但行为都是一样的。它通过木马的形式在邮件、U盘、下载网站里传播,它自动锁住你的电脑,把所有文件加密,并威胁要删掉它们。受害者必须通过比特币支付给发布者,然后发布者根据心情好坏选择是否把文件交还。像小明这样的受害者,近来一年比一年多。

为什么Ransomware突然肆虐了起来

Ransomware已经存在了至少十年了,最早只泛滥在”黑客之乡”俄罗斯。可最近三年Ransomware突然异军突起,全世界流行起来。IBM曾经在美国做过一次调研,仅在2016年,已知的网络勒索涉案金额总额近10亿美元,40%的垃圾邮件里都有Ransomware。一半的受害者拒绝交钱,“鱼死网破”,另一半的受害者束手无策,乖乖交钱。

受害者往往对于一百美元以下的赎金能够接受,这也是为什么Ransomware每次涉案金额较小,但传播极其广泛。企业用户往往比个人用户更倒霉,因为他们要交的赎金往往更多,而且他们会迫于公司压力选择交钱。70%的企业受害者交了赎金,这些交了赎金的人里面,一半的人交了至少一万美元,20%的人交了至少四万美元。

2016年,欧洲刑警组织(Europol)把Ransomware列为“危害性最高的网络攻击”,排在它后面的才是数据盗窃(偷文件)和银行木马(偷银行卡)。欧洲刑警组织对网络犯罪做了一个执法优先级排名,排名前五的病毒里,三个都是Ransomware。

(欧洲刑警组织对网络病毒的执法优先级排名)

互联网初期的病毒,大多数是“损人不利己”的。黑客们搞出个病毒,不为赚钱,就为炫耀一下自己的才华。2006年的病毒“熊猫烧香”,中病毒以后所有.exe结尾的文件无法运行,图标变成一个熊猫举着三炷香。2003年的“冲击波”(Worm.Blaster)病毒,中病毒以后,电脑会一分钟自动重启一次。“冲击波”的源代码里,还有一行嘲讽比尔·盖茨的话:

“比尔盖茨啊,你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?少挣点儿钱吧,多修修漏洞。”

(被“熊猫烧香”感染的文件,图标全变成了熊猫)

早期的黑客往往都是软件爱好者,业余时间搞出个病毒宣传一下自己,并不拿它赚钱。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,病毒不再是“恶作剧”,越来越多的职业犯罪者用它来大发横财。

Ransomware是个很特别的攻击手段。过去的黑客往往喜欢“黑进”你的电脑,手里拿着一个“万能钥匙”(解密算法),撬开你的锁(加密文件)。而网络勒索正相反,黑客并不在乎你电脑里有什么,他们手里拿的是个“万能锁”(Ransomware),逼你交钱以后才把这个“万能锁”打开。上锁比开锁容易,加密也比解密要简单。所以网络敲诈犯,不需要学太多计算机知识。只要拿到了Ransomware,小学生都可以搞勒索。

管病毒管受害者直接要钱,在过去是行不通的。警方可以通过查找银行的交易记录,迅速追捕到罪犯。可在比特币发明出来以后,形势一下子就变了。比特币随处可买,线上流通。它不需要身份证验证,也不需要去银行管理。比特币是个“去中心化”的金融体系,警察对比特币交易无法追踪。有了这么一个“地下交易”网,黑客们拿完钱后轻松逍遥法外。已报告的网络勒索案,绝大多数都是通过比特币支付的赎金。

(比特币无法追踪,所以成了黑客的“通用货币”)

互联网创业就像赛跑,谁发布的早,谁就容易占掉市场份额。这就导致创业者们养成了一种陋习:先发布一个差不多能用的软件,以后再慢慢修漏洞。正是这些漏洞,让黑客们一下子有隙可乘。

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MongoDB。MongoDB是一个非常好用的“非关系型数据库”(至于什么是“非关系型数据库”,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讲)。MongoDB刚刚发布的时候,它的默认设置非常不合理:任何人都可以访问这个数据库(没有Access Control),而且不做自动备份。很多人不会改MongoDB的默认设置,于是黑客们纷纷前去盗取这些没有任何保护的数据库,然后敲诈管理员。

在MongoDB的官方博客透露,2万5千个数据库中,2000个受到了黑客的勒索。勒索者偷走了所有数据,然后在数据库里留下一句话:“通过比特币给我XXX美元,不然我就删掉你的数据。” 攻击MongoDB的黑客实在太多了,以至于一个黑客刚刚在数据库里留下勒索的“纸条”,另一个黑客立刻把“纸条”的收款人抹掉,改成自己的比特币账户。如今MongoDB已经修复了这个漏洞,然而大量用户并没有升级,还处在被勒索的风险之下。

综上所述,职业罪犯的加入、极低的技术门槛、无法追踪的交易模式、漏洞百出的软件,这些就是Ransomware肆虐的原因。

那么,我们拿这些敲诈犯没有办法了吗?

对抗网络勒索的手段

2016年6月,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参议院通过了一项法律:网络勒索,视同勒索罪处理。这个编号为SB-1137的法律由加州参议员鲍勃·赫兹伯格(Bob Hertzberg)提出,在州参议院全票通过,最后由加州州长杰瑞·布朗(Jerry Brown)签署。它不仅给出了网络勒索的法律定义,还规定:就算这个黑客没有收到赎金,罪行也按照收到赎金判决。作案者最高可以被判4年监禁,另外还有1万美元的罚款。这个法案在讨论的时候,好莱坞长老会医院作为受害者还曾发表过证词。医院院长终于可以放下心来,不再担心医院电脑被黑客给“锁住”了。

可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吗?

法案通过仅仅一天后,法案提出者赫兹伯格的电脑就被黑客给加密了。赫兹伯格无奈地发了一条推文,还发了个截图:“这就是我在州议会的办公室电脑截图,它被Ransomware攻击了。”

(网络勒索法案的提出者赫兹伯格反而被勒索)

直到今日,这些网络勒索的罪犯们还在频频作案,因为虽然立法有了,执法手段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今天被成功逮捕的黑客少之又少,大多数勒索者还在逍遥法外。如果事后抓不到,我们就只能事前预防。

防范网络敲诈的方法有很多,最重要的就是养成良好的上网习惯:不要点开不认识的邮件附件,不要在不安全的网站下载软件,勤杀毒,勤升级,多用云存储,定期做硬盘备份。

如果上面的都没有做到,自己还是被攻击了,不要慌,有不少网站可以把你的文件找回来。比如http://nomoreransom.org,它不仅可以用多种算法尝试解密被“锁住”的文件,还会指导你如何报警。不少Ransomware已经被破解了(比如“拼图”),去一些值得信任的论坛,也能下载到正确的解密工具。

最后,在付赎金之前一定要再三考虑,因为黑客可能会在要了一次钱以后得寸进尺,不断地骚扰你。而且黑客不一定会在最后把文件还给你,你的钱最后也拿不回来。况且,如果交赎金的人少了,黑客们就赚不到钱,类似的攻击就会变少。你如果交了赎金,这可能是一种对这种犯罪行为的鼓励。

文章分类 币安消息 标签: , , , ,